216 一话天涯(九) 唯心如镜

作者:陈晓风 福利彩票官网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swqsk.com.cn/shu/94096/34690361.html
文章摘要:216 一话天涯(九) 唯心如镜,常小兵万念俱寂装货,人不自安办事员凫胫鹤膝。

人气小说:圣墟龙王传说大主宰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飞剑问道元尊元龙修罗天帝

福利彩票官网 WWW.QB5.TW,福利彩票官网:最快更新霜之烬最新章节!

    水沉鱼:“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限制你太多,但是你要给爹一个机会,爹知道错了,会好好补偿你的。”

    织云却流泪了,她说:“爹,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从第一句话到现在,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为了我手上这把剑而已。它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水沉鱼听罢脸色沉了三分,伸出手道:“把剑给我。”

    织云摇头,又后退了两步。水沉鱼朝织云走去:“快,把剑给我。”

    织云只好再退情理之中她突然把剑指向了水沉鱼,说:“爹!这剑不属于你,它只会给你招来不幸。”

    水沉鱼:“把它给我。”水沉鱼逼得越来越紧了。

    织云没有办法,只好逃跑,但是刚跑两步就被水沉鱼一手抓住肩膀。织云身子一转,从水沉鱼手里挣脱。水沉鱼两步上前,又抓住织云的左手腕,织云赶紧手一松让手里的剑掉下去,然后伸脚一勾,用右手接住了。

    水沉鱼情急之中一掌击中织云的后背。织云被掌力震开数步。

    这一掌,就好比当初在河边织云打水沉鱼的那一掌,女打父一掌,父予女一击,父女之间,似乎从此互不相欠。

    织云的嘴角流血了,她慢慢抬起头,说:“我在你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为了你的颜面、你的利益……甚至为了一把剑,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水沉鱼闭了下眼睛,说:“织云,这不是儿戏,听爹的话,把剑给我。”

    “剑……这把剑害了多少人?断和乌已经死了、紫嫣差点成了牺牲品、刀歌和坤奇他们也都个个身负重伤。还有那么多沉鱼的杀手也都死了、还有爹你,乌已经计划好了要杀掉你你知道吗?你还整天把自己关在冰库里,你说我疯了,可是我看你们疯得更厉害!”

    水沉鱼无言以对,眼中似有什么在燃烧。

    “刀歌是骗你的,他都跟我说了。他从小就体寒,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他根本就没有掉进过什么冰窟里。爹,我本不愿再回这里,不愿看到这里的一砖一瓦,但你对我有养育之恩,我拿走这把剑,算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它本不属于你,你应顺应这种自然,否则它会给你招来更多不幸!”

    “自然?什么自然,简直是胡扯!把剑给我!”水沉鱼突然发怒,然后气冲冲地朝织云走来。

    织云抹了抹脸上的眼泪,然后微笑着说:“对不起起儿,我又哭了。”说完织云身子下蹲,左脚后移,右脚前跨,她左手持剑平端在胸前,双目紧闭——这分明是那日起儿的招式。

    稍后,织云她将抬至头顶,轻摇一圈:

    “风生。”

    水沉鱼感觉到了,四下突生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于无形之中开始翻滚,进而开始搅动,它搅动着空气,紧接而来的便是狂风。

    水沉鱼知道织云的本领,但是面对这样强大的招式,他一时也颇为惊讶。那风卷起地上的枯叶、尘土乱撞,让在场所有杀手都睁不开眼睛。所幸的是这煎熬并没有持续很久,一会后便平静了下来,然而这时候已经只剩下水沉鱼和衣衫不整、头发蓬乱的杀手们了。

    水沉鱼:“追!”

    杀手们从绝世大门一出来就已看不到织云人影,他们只好分头追。其中有一批杀手——也就是那天跟着断上凛山的那几个,从绝世出来后,他们几个互相点头使眼色,然后脱离了队伍直奔码头而来。

    急急忙忙坐船过了河,他们几个乐呵了:“哈哈,那些蠢货,都不知道大小姐去哪里,到处找什么找!”

    “这次我们几个可要立大功了!”

    “来沉鱼这么多年,这次终于有机会出头了!等我们把大小姐抓回去,沉鱼大人肯定会好好奖赏我们的!”

    “抓?你没听到沉鱼大人只是要那把剑吗?那恶女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我们杀了她,为兄弟们报仇!”

    “但是她不好对付啊,要怎么做呢?”

    “哼,她也是人,我们杀过的人也不少,我们等天黑了行动,她不会料到我们来了的。”

    “嗯,对!”

    “杀了她,然后拿着人头和剑回去!”

    “诶,等等……不是说那是一把神剑吗?既然我们得到了,为什么还要把它交给别人呢?”

    他们几个相对一视,继而脸上都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他们不知道这就他们生命当中最后一次开怀大笑了。他们正欢笑着大步走着,好像一切美好都在等着他们去摘取,然而一抬头,他们看到了织云。

    “大……大小姐?”

    织云手里握着剑,说:“我想放你们走,但我想你们不会因为这样而忘记去凛山的路。”

    那些杀手没有说话,很是紧张。

    “唯心如镜,你们懂这四个字的含义吗?”

    杀手们依旧沉默,只盯着织云,生怕她出手。

    “问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懂的,是因为是沉鱼的人,所以都不懂吗?还是这世上懂得的人都很少?”

    那杀手中有一个胆子大的,喝道:“废话少说!我们来就是杀你的,为我们的兄弟报仇!”

    “报仇?是为了报仇?”说着织云把手里的双赤往地上一插,说,“是拿了剑走,还是冒着生命危险为你们所谓的兄弟报仇杀了我呢?”

    那人看了看地上的双赤,咽了口唾沫说:“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次暂且先放你一马!”说完连忙去捡剑。

    那人的手这一伸,就再也没有拿回来,因为它掉在了地上。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人抓着自己喷出鲜血的断手在地上挣扎。

    众人顿时惶恐万分。而织云静静看着,她手里的剑上滴着血。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杀了她!啊……”那人咬着牙怒吼。

    那些几个杀手便一起冲了上来。织云剑一挥,两招把他们全部杀了,她甩剑上的血,然后朝凛山去了。

    坤奇还在房里发呆,刀歌躺在床上依旧没有要醒的迹象,难道他醒不过来了?或者醒来之后连自己也不认识了变成了一个疯子?坤奇平时不怎么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现在感觉自己变了。他一会儿站起来出去走,一会儿甚至去山上转转,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一回来那些想法立马就又出现了。

    “你要真疯了,我们肯定不能回三桥了,被那些小子看到,肯定会笑掉大牙的……庙娘见了,只怕要哭半天……紫嫣看到你疯了,肯定会难过要命,也不能带你见她……那我带你去哪呢?”坤奇对着刀歌自言自语,搔首挠头。

    这时候屋子外面有了动静,坤奇连忙站了起来出去看。是织云回来了。

    “织云,你回来了,怎么样?”

    “都死了。”

    “谁死了?”

    “没人知道我们在这里了。”织云叹口气,脸色轻松了许多。

    “那就好,你们以后可以一直在这里了。”

    “刀歌醒了吗?”

    坤奇摇头:“还没有。”

    织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出来:“这是我顺路拿的解药,给他吃了吧。”

    坤奇一手抢过瓶子,大喜:“哇,真的吗,太好了哈哈!”说完坤奇跑进屋子去了。

    给刀歌喂了解药,坤奇问:“这样就行了吗?”

    “他中毒很深,还要等一段时间。”

    “等了这么久了,再等等也没关系。”

    “对了。”织云把手里的双赤递给坤奇,说,“这把剑我拿回来了,你给刀歌吧。”

    坤奇接过一看:“是双赤!”

    “一切因它而起,现在物归原主,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坤奇看看织云,她白发下的眼睛在微微闪烁,坤奇又看看剑,和他最后见到的时候一模一样,一点也没有变。他再看看床上的人,和外面那张桌子,心里感慨万千。

    天黑了又亮了,而且格外亮,出太阳了。

    坤奇从梦中惊醒,看看床上,人不见了!他连忙跑了出去,一看,织云正在草坪里拔草,他喊道:“刀歌疯了跑走了!”

    “哇呜——”房里传来一声怪叫。

    坤奇听到叫声,朝旁边望去,只见刀歌一副癫疯的模样正朝自己跑来。

    坤奇调头就跑,喊:“刀歌疯了!”

    刀歌在后面追坤奇,一边追一边发出吓人的叫声。织云见了,在那里笑着摇头。

    看到织云笑,坤奇这下明白了,他转过身来,指着刀歌说:“好你这个疯子,在这里为祸众生,看我坤大侠为民除害,替天行道!”

    刀歌一愣,知道自己被识破了,赶紧逃跑。坤奇朝刀歌冲去。刀歌往前一窜,让坤奇扑了个空,随即露出得意的笑容:“哈哈!”

    坤奇没有放弃,站稳了脚步,又朝刀歌追去。两人在草坪里你追我赶,不亦乐乎。织云也停下了手里的活,看着这他们两个在草坪里跑来跑去。阳光照耀在她脸上,她的笑容显得格外灿烂。

    这么好的天气,刀歌和坤奇却要把它耗费在路途上。

    “一路顺风。”织云微笑着说。

    “嗯,我们会回来看望的。”刀歌看了看屋子。屋子经过他们的打扫和修整,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了,草坪上也没有那么多杂草了。

    “除草的时候还是要慢点拔,那样可以把根拔掉,不然留了一些在土里,它们又会长起来的。”坤奇担心面前这个沉鱼的大小姐做不好这些粗活。

    “我记得的。你们再来的时候,这里肯定都是花了。”

    “嘿嘿,那就好,其实我不怎么喜欢花,但是起儿他真的喜欢,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坤奇笑着说。

    刀歌:“好,就这样吧,我们还要赶路,多多保重。”

    “嗯。”织云点头。

    从山上下来,刀歌和坤奇没有说什么话。

    坤奇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诶!忘记一件事了!”

    “什么事?”

    “我之前答应织云说等你醒了去找那个罐子的碎片的。”

    “罐子的碎片?”

    “罐子被那些黑衣人摔破了,织云去悬崖下找,差点掉下去,只找到了一块。”

    “啊?”

    “唉,竟把这事忘记了。”

    “好在还找到了一块,也有个寄托吧。”刀歌叹了口气。

    坤奇也叹了口起,说:“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还是被一堆人围着转的大小姐呢,无忧无虑的,现在却要一个人守在山上了。”坤奇也有些感慨。

    “是啊……发生了好多事情……快走吧,我们早点到雁南跟凉叔汇合,然后去找子嫣。”刀歌其实想到了更多,他不愿提起。他握紧了手里的剑,加快了步伐。

    刀歌还是沿着之前余凉说过的路线,从凛山东面下来,然后绕道东面北上,再西行去雁南。因为双赤还在手上,为了这把剑,水沉鱼失去了那么多手下甚至女儿,刀歌知道水沉鱼不会就此罢手。

    织云则渐渐开始在适应山上的生活了。这里是与绝世完全不同的地方,入眼的都是静悄悄的花草树木、叽叽喳喳飞过鸟儿、天、云朵……

    织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害怕安静的人,犯了错被关在暗淡的房子里是她以前最怕的事情。然而现在,她发现自己并不怕安静,反而到享受这种安静。她不用遵守那么多形式、不用听那么多阿谀奉承、不用见那么多油嘴滑舌。

    她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把那块碎片握在手里,带着它去山上走走,有时候遇到小动物就停下来,跟它们讲话。起初很困难,那些小动物看见织云就走。渐渐地情况好转了,织云也真的体会到了起儿说的那些要领——慢慢地、轻轻地,那些小动物就会停下来了。

    有时候下雨,织云就不上山。她在门口放两张凳子,坐在凳子上看门前的雨。如起儿所说的,时间长了,那些小动物真的会来门前做客。有时候它们还会吃掉一些花草,织云会很开心。

    这些都是起儿说过的事情,每一个字织云都记得清清楚楚。可现在在做的,只有她一个人了。她不觉得孤独,她从没有那样想过。偶尔若是想起儿了,喉咙痛了,她就闭一会儿眼,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在微笑了。

    她点头说:“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印度快乐8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123期曾道人玄机彩图 河北11选5
重庆幸运农场讨论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欧洲娱乐城 云南快乐十分推荐 快乐双彩开奖
澳门线上赌博 福建31选7开奖时间 安徽11选5开奖结 pk10单双稳赚技巧 江西时时彩官方
浙江快乐12彩 分分彩吧 辽宁35选7好运 极速时时彩是什么地方的彩种 幸运飞艇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