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7 酒后

作者:南朝 福利彩票官网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swqsk.com.cn/shu/93483/34711398.html
文章摘要:Chapter47 酒后,乘飞机私募之滨,水文病床我站。

人气小说:奥特曼战记极品小农场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福利彩票官网 WWW.QB5.TW,最快更新不正经爱情最新章节!

    沈略儿子的满月酒,整个市局里的人都去了。贺霑不想做那唯一的例外,也凑了个份子钱。

    池玉儿的父亲曾是市局的一把手,去年刚退下来,但是余威仍在,市局里的人多半是冲着他来的。池玉儿外祖父是个商业大亨,她的妈妈阿姨舅舅也都是商人,可以说是又有钱又有权。

    因此这场满月酒办得相当奢华,政界商界的人齐聚一堂。

    池玉儿的七大姑八大姨皆是一水的名牌,打扮的十分体面。反观沈略这边,就十分的寒碜了,除了这些同事,竟然连一个亲戚也没有。

    那个大婶说沈略是个孤儿,看来是真的。

    作为一个旁观者,贺霑都觉得沈略的位置尴尬,门不当户不对,而且很显然池玉儿的亲戚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宴会开始时,夫妻二人抱着孩子出来了。

    虽然才满月,池玉儿的身材已经恢复过来了,大家争相看孩子,这个夸赞孩子长得帅、有福相,那个问赞她身材好、问怎么保持下来的,就是没有人和沈略说话。他站在人群的正中间,又好像被隔离在外了。

    贺霑莫名的想到了舒銮,他们两人的孤独如出一辙。

    这时有人问,“孩子叫什么名字啊?”

    池玉儿的父亲道:“池沈。”

    大家一边夸赞好名字,一边满含讥讽地看向沈略。他们结婚的时候,并没有说沈略是入赘,这会儿说孩子姓池,而且还刻意把“沈”挂在后面,更像是一个笑话。

    沈略面无表情地看着孩子,小小的婴儿看起来像极了沈略,想来长大也像他爸爸一样,五官俊美的近乎有锋锐。

    池玉儿小心地看了眼沈略,然后扯了扯她爸的衣角,娇嗔地道:“爸爸,你又话说一半。池沈是宝宝的小名儿,大名叫沈池。”

    大家哼哼哈哈地说好名字,心里仍旧对此不屑一顾。

    贺霑想沈略能在这里立足,完全是凭借池玉儿对他的爱。如果他也爱她,或许能为她忍受这种尴尬。可是他不爱她,又为什么还要舍弃挚爱的舒銮娶池玉儿呢?难道真是如大家所说,是为了池家的钱和权吗?

    虽然沈略是他的情敌,他对他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做法十分不屑,但是直觉告诉他,沈略并不是这种人。或许仅仅是不想相信舒銮会爱上一个为了钱权抛弃女友的人,还一爱十年,至今都不能释怀。

    ——说到底,他只是不想相信自己竟然会输给一个渣男。

    这场盛大的满月酒,在大家看笑话的心思下结束。

    贺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半醺了,看着被自己砸得乱七八糟的房间,更觉得扎心,烦闷之下拿出一瓶洋酒喝起来。迷迷糊糊时听到电话响了,就按下了接听键。

    **

    罗珊珊觉得舒銮大概是发神经了,福利彩票官网:大冬天的跑到深山老林里来。虽说这山上长满了松树,不至于一片萧瑟,可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风景可赏。

    这两天降温,寒风呼呼的吹,在山上走了一会儿,那叫一个透心凉啊。

    好在舒銮的目的地只是半山腰中的小村庄。村里民风很纯朴,见到有外人来没有什么防备。舒銮随便找了户人家,给了他们几百块钱,对方就收留了他们。

    罗珊珊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对这乡村的生活十分留恋。结果才住了一晚,舒銮就接了一个电话,大冷天的把他从火炉边拉走,他觉得自己的怨气都快要从鼻孔冒出来了。

    回到中南府邸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舒銮没有回自己的住处,到了贺霑家。从门边的花盆里拿出备用钥匙,打开门就闻到一个浓烈的酒味。

    客厅里乱七八糟的,贺霑歪倒在沙发上。可能是觉得热,外套都扯开了。房间里窗户开着,冷风呼呼的吹进来,这样躺一夜明天肯定会生病。

    舒銮关上了窗户,放了一浴缸的水,将他扶到卫生间里。

    他已经醉的完全没有自我意识了,身子软得像一滩泥。舒銮好不容易扒掉他的衣服,将他塞到浴缸里,自己也弄了一身的水。

    折腾了半个小时,终于把人给弄到床上去了,她去洗了个澡,把湿衣服放到洗衣机里洗洗,又将客厅收拾收拾。

    这时听到卧室里有声响,她赶紧进去。贺霑似乎是口渴了摸水喝,却不小心将水杯打翻了,水洒到手机上。

    她赶紧过去拿起手机擦掉上面的水,等弄好后,看到贺霑愣愣地看着她。他的眼神还有些混沌,似乎不知是梦还是真。

    舒銮问,“要喝水吗?”

    贺霑下意识地点点头。

    她起身去倒水,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用力的扯到床上。然后他整个压了过来,饿狼般地啃咬着她的嘴唇。

    舒銮想他肯定是恨自己的,否则为何每次亲吻都好像要吃了她似的?

    **

    贺霑一早起来发现自己身边躺了个人,他倒没有太意外,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那人背对着他躺着,祼露的后颈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大约是醉后下手没有轻重弄的。贺霑有点愧疚的想:一会儿多给点钱,昨晚好像忘了戴套,也不知道这女人干不干净。

    他下床来穿衣服时,看到她的脸,身子顿时僵住了。

    舒銮也醒了,四目相对,空气都要凝滞了。

    过了会儿,贺霑问,“你怎么在这里?”

    “你妈打电话跟我说你喝醉了,让我来照顾你。”

    贺霑讥嘲地问,“照顾到床|上了?”

    舒銮没有出声,她坐了起来,然后贺霑就看到了,她身上布遍了青青紫紫的吻痕、咬痕,以及指印。她好像用这些痕迹告诉他,——是你强迫我的。

    贺霑:“……”他心里像是窝了一股火,及至看到她身上的伤疤时,又觉得一阵心疼。

    舒銮起身下床,动作有些别扭,眉头微拧,似乎很痛楚。

    贺霑看到她腿根处的血迹,对自己的禽兽行径又愧疚了三分。想抱她到浴室来着,想到自己的还没长好的胳膊又放弃了,拿来睡衣给她披上。

    舒銮冷漠地道:“不用了,省得你一会儿又得丢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赚钱游戏 二分彩平台 海口七星彩彩版专区 六合彩开奖结果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
江苏十一选五分布图 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大乐透开奖结果 福彩3d谜语 赛车走势怎么看
澳洲幸运10全天计划 nba战报 百家乐真人游戏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分分彩定位胆口诀
360彩票网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单双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香港二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