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牧山的魄力

作者:拾一 福利彩票官网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文地址:http://www.swqsk.com.cn/shu/80960/34013702.html
文章摘要:第三百五十二章 牧山的魄力,反革命噩梦般站长,溯流徂源吐泻行进。

人气小说: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抗日之特战兵王偷香银狐大明1617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抗日之将胆传奇

福利彩票官网 WWW.QB5.TW,最快更新三国之龙图天下最新章节!

    深夜,夜色幽幽,汜水关灯火通明,如一盏明灯,照耀在山水之间。

    “文远,坐吧!”

    牧景亲自招待张辽,他烧水泡茶,功夫还算不错,茶香味很浓郁,给张辽倒上一杯:“来,深夜寒凉,来热茶暖暖胃!”

    “谢谢世子!”

    张辽举茶盏,抿了一口,虽一介武人,但是他爱好读书,崇尚风雅,对于品茶这种儒门新流行的活动也颇有造诣:“甘醇,醇香,好茶!”

    “从皇宫偷出来的!”牧景笑着说道:“江东会稽的贡品!”

    “贡品?”

    张辽惊异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神情了,牧景想要从宫里面那点贡品也不意外,毕竟如今的牧太师进攻宫城,连手令都不需要。

    “今夜让你来并非品茶,而是有些事情要和你交代一下!”

    牧景把手中茶盏的温茶饮尽之后,回归正题,沉声的道:“形势如何,想必你心中有了判断,你当初投我景平,不过无奈之势,今日我再给你一次选择了机会,只要你答应我不掺和京城的这一盘乱局,我可以放你们离开,你可以率军返回并州,我甚至补上粮草让你远行!”

    攘外必须安内。

    景平军上下必须团结一致。

    景平上下,皆为牧景嫡系,这些兵马从汝南开始,追随牧景血战多年,早已对牧景臣服,就算这是一场败战,没有希望的战争,他们也会随着牧景战到最后一刻。

    唯一的祸患只有一个。

    朔方营。

    朔方营上下都是的张辽的人,牧景是控制了张辽,才控制的朔方营。

    而现在,牧景未必有信心张辽会同景平军血战到底。

    “世子,你真的会放我们离开?”张辽眯眼,眸光栩栩,凝视这个少年。

    归降牧景的时间也不短了,他对这个少年还是有些了解的,别看他平时好说话,心狠手辣的时候,即使他这个沙场老将都有些不寒而栗。

    “会!”

    牧景淡然的道:“我没有节外生枝的力气的,现在任何人只要不与我为敌,我都不会与他为敌,你们想要走,我不会强求,因为我现在没有强留你们的力气,牧氏命运,南阳十万子弟兵的生死,太多东西我放不下!”

    接下来一战,别说是他,牧氏上上下下加起来,都不敢说有信心能完胜,一旦败了,他的父亲牧山必抱着国贼的名义而死去,而他们,死的死,活着逃出去也大多也会重新沦为反贼一党。

    这一战至关重要,他需要团结一切的力量,但是不会再生敌人。

    拿下张辽不难,但是朔方营要是反了,景平军需要镇压一番,也会伤了不少元气。

    更怕的是张辽的朔方营在临战的时候反扑,那景平就是末日。

    “归降并非我所愿!”

    张辽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沉声道:“但是我张辽言出必行,昔日世子孤身入我朔方营,曾与的约定,我铭记心中,今日景平面临大战一场,世子要安内,自对我有忌惮,我无话可说,但是我不走,我既然接下了景平虎符,那我就是景平军一员,我并州儿郎就没有贪生怕死的!”

    “你确定吗?”牧景眸光凌厉:“这是你最后一次决定的机会,自此之后,你再敢有异心,那就是景平叛军,对待叛徒,我们不会和风细雨,只有不死不休!”

    “昔日世子言,怕的不是我们和景平将士起冲突,而是我们从来没有把并州儿郎当成景平将士,今日我也告诉世子,我不畏战,但是我所忧的无非只是世子从来不曾把我们当成景平军的一营而已!”

    张辽平静的回答。

    “好!”

    牧景拍案而起,大笑说道:“今日是多我多疑了,以茶代酒,我自罚一杯,得你张文远一言,我心足以!”

    言毕,牧景把一杯热茶下肚,结束了这一次谈话。

    ……

    ……

    接下来三天的时间,牧景没有休闲下来,白天的时候,他开始巡视各营的训练,同时他每天晚上都召集诸将商讨接下来汜水关的布置。

    汜水关必是首当其冲,景平两万兵,就是先锋,守得住汜水关,尚有机会,守不住汜水关接下来一马平川,雒阳必然也守不住。

    所以守住汜水关很重要。

    “汜水关的地形虽然齐险,但是单独守关,见效并不大,我们要在周围形成一条以汜水关为主的纵深防线!”

    灯光下,牧景对着一幕屏风地图,侃侃而谈:“当然,以我们的兵马,也防不了多少个点,所以我们要简要,精要,学会真假布防,形成兵力假象……”

    诸将听得很仔细,期间不少人都提出问题,张辽和陈到的目光最为独到,他们不经意之间的问题,等于帮着牧景的思绪,完成了这一条防线的布置。

    三天之后,牧景要启程返回京城了。

    他新婚没过几天就抛下新娘子跑了,要是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恐怕不用蔡邕,他老子都会派兵把他羁押会雒阳去了。

    临走之前,他去了一趟武备堂,见了张火。

    “张祭酒,武备堂的学子恐怕要动起来!”

    “牧龙图,你欺人太甚!”

    张火的脾气就是火爆,第一批学子,他教育的多辛苦,你说上战场就上战场,结果现在还剩下几个,现在第二批学子,才刚刚有点气色,你又来要人,真当我张火好脾气是不是。

    “要人没有,要命一条!”张火这一辈子除了保护张宁之外,唯一一点心愿,就是从景平村的时候立志起来了,他喜欢成为一个教官,他看着那些热血少年一步步成长,他感觉异常的满足。

    所以他是不会把这些少年提前送进战场去的。

    “覆巢之下无完卵!”牧景挠挠头,他也知道这样做不地道:“我们即将面临一次难关,这一次难关渡不过去,景平军要亡,南阳走出来的十万子弟兵也要死无葬身之地,届时景平武备堂恐怕也留不住了!”

    “你唬我啊,如今形势大好,你说有什么难关,能让你们牧氏过不去的!”

    “天下勤王了!”牧景淡然道。

    “不可能!”

    张火瞪大眼睛。

    “父亲灭了袁氏,终究是要面临反噬的,四世三公,天下第一门阀,士族之首,底蕴之深厚,岂能一朝一夕破之!”牧景苦笑:“加上当今天子对父亲的怨念,圣旨已下,离开了关中,挡都挡不住大势所趋!”

    张火沉默了。

    “可这些少年都是我武备堂最好的学子,只要给我三年,三年时间,我可以让他们一个个胜任军侯之职!”张火咬着牙说道。

    “我也想有三年,只要给我们三年时间,我牧氏就扎根下来,然后我们可以一一出手,慢慢的安抚天下诸侯,一步步驱除大汉的毒瘤,让乱世之局土崩瓦裂,让天下进入盛世之境!”

    牧景何尝想要战争。

    当初他把圣旨送给父亲,让父亲入京,更多的打算是是一一己之力,打断汉末乱世的格局,希望父亲执政之后,能一步步安抚天下,让未来没有所谓的三国乱世,让五胡乱华不在重现,让汉人不如狗的未来绝不出现。

    可终究是势单力薄,局势还是一步步的朝着那个乱世走去了。

    “这样吧!”

    牧景看着张火有些狰狞的神色,道:“景平武备堂的学子,统编为一营,谓之景平后备营,大战临起,景平主力的指挥系统如果伤亡惨重,你们就补上去,大半年时间,景平学子,大多通文晓字,也学过一二兵法,死马当活马医,可以稳得住景平的指挥系统!”

    “好吧!”

    张火有些无奈,但是这应该是牧景能做到的最大的让步。

    公事谈完了,开始聊点私事。

    张火眼蹬蹬的看着牧景很久,他心中是有一团火压的很久的:“牧龙图,你知道吗,我后悔了,当初我不应该答应让殿下留在景平村,殿下从来不认识你,她会过得不现在好!”

    “后悔有用吗?”

    牧景面无表情,这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怎么说,始终无法感觉他们两个现在的心态,那是一种很近很远,咫尺却天涯的感觉。

    “殿下乃是太平道的殿下,福利彩票官网:是我们所有人的精神,我可以为了殿下付出所有,包括生命,如果你给不了殿下所要的幸福,就请你放手,我会带着殿下离你远远的!”

    “要走的话,她早走的,她不会走,我也不会让她走!”

    牧景声音之中不知不觉多了一抹狂妄而执着:“她张宁必须留在我身边,不管她想,还是不想,都不能走!”

    “你太自私了!”张火咬牙切齿的道。

    “随便你这么说!”

    牧景洒脱的走了,就留下一个背影给张火。

    ……

    ……

    回到雒阳城,已经是八月的下旬了,马上就要进入凉凉秋日,天气已经开始转凉。

    他一回来,就立刻下令,让牧氏一系齐聚一趟,在相国府召开了一次的秘密的商讨。

    “爹,事情就是会这样!”

    牧景把整个事情的一五一十都详细的说了一番。

    他的话让书阁里面所有的人都面容变色,难以置信。

    “景儿,你确定那是勤王圣旨?”

    牧山眉头皱成川字,阴沉的道。

    当初他能名正言顺的入京,是因为灵帝的勤王圣旨,这一份圣旨,让他从南阳挥兵北上,一路上畅行无阻,大多县城都不会抵挡,不然南阳到京城,近乎数千里行军,那可能这么快的速度啊。

    勤王圣旨的威力,他是知道。

    只是他想不到少年天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手,这让他有些懊恼,当初一脚怎么没有踢死曹孟德。

    “按目前掌控的信息来说,恐怕八九不离十!”

    牧景苦笑的道:“我本来想要试图去把这一份圣旨追回来,但是曹孟德十分狡诈,他逃离雒阳的路线兜了又兜,我还是慢了一步,让他逃出了关中,出了关中我就失去了优势,根本不敢追入陈留!”

    “天子居然如此信任这个曹孟德?”

    胡昭低沉的道:“连勤王圣旨这么大的事情都交给他,难以置信啊!”

    “我也奇怪,为什么天子会这么相信曹孟德!”牧景道:“而且我认为天子不傻,难道他就不知道勤王圣旨会给天下带来何等动乱吗?”

    “他相信曹孟德,是因为曹孟德的行为,他敢当众行刺主公,那天子就会认为,他是忠于汉室,天子自然不傻,他能在背后策划如此大事,几乎让主公陨落,可想而知心思之沉,可天子终究是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天子,当天子认为自己失败了,对他的打击必然是巨大的,他已经无路可逃了,自然就剩下一招昏招,想要与主公同归于尽!”

    戏志才沉默半刻,回答了牧景的问题。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天下到底有多少诸侯会响应勤王圣旨,恐怕才是我们所考虑的!”

    蒋路苦笑的道。

    “这个……”

    胡昭斟酌一番,长叹一口气,道:“若是给主公三五年时间,倒是可以慢慢出政令,立威望,安抚那些地方诸侯,建立朝廷声威,哪怕有勤王圣旨下,也不至于被群起而攻之,但是……“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如今主公入主朝廷的时间太短,勉强稳定得住关中,已是艰难,关中之外,各地诸侯,州牧,刺史,郡守,对主公都不会有什么好印象,更多的是一个黄巾余孽,主公有诛杀了袁氏满门,士林之中也对主公多有不满,在加上一份确确实实的勤王圣旨,大汉四百年的底蕴爆发,恐怕大半数的诸侯都会响应,举兵勤王而来!”

    “这么说,天下人都要与我为敌是吗?”

    牧山拍案而起,一双瞳孔一击变成了血色:“那就来吧,传令,暴熊军和南军备战,我今坐镇朝廷,手握大军,他们想要打一场才臣服,那就打一场,走不到以德服人,那就以武震慑,我牧山不畏战!”

    大殿之中,静悄悄了,周围都回荡牧山的声音。

    暴熊之怒,怒冲九霄。

    “爹,打是免不了的,但是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牧景低沉的道。

    “没有最坏的打算!”

    牧山有牧山过人之处,虽然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大半都是牧景蒋路等人的筹划,但是他能当主公,有自己的人格魅力,能得人臣服,也他自己的能力。

    他有自己的长处,他最擅长的是爆发力,绝境之中的爆发力。

    “西楚霸王破釜沉舟,可胜巨鹿!”

    “今日我牧山,即使面对天下诸侯,也要背水一战,我输不起,也没有后路,得之可得天下,败之亦败全族!”

    牧山郎朗的声音就如同一道甘泉般,注入了不少人的心灵之处,让大殿之中低沉的气氛一扫而进,取而代之是一个决定,血战一场的决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甘肃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江西快三输了 深圳风采走势图 大红人心水论坛 君博国际线上娱乐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买彩票方案佣金是什么 2018年精准特码资料 白小姐 秒速时时彩预测
玩家世界娱乐app 广东时时彩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pk10免费计划app苹果
时时彩网 103期特码生肖图 天津快乐十分 立即投注 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88彩票官方网站下载